有范宠物网
a 当前位置: 有范宠物网 » 护宠指南 » 正文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

 小秀 • 2020-01-14 17:01  来源:互联网  E942

小彪爱狗吗?爱!但小彪每周只能回来一次。

小彪爱父母吗?爱!但他们每年只能回来一次。

导演周浩的纪录片《小彪和狗》中,就记录了一个只能和狗狗相依为命的男孩的故事…

纪录片的主人公叫梁忠彪,15岁,贵州省贞丰北盘江镇牛场中学初二学生。

他所在的这所中学,本学期在校学生1665人,其中,463人的父母外出打工,是所典型的留守儿童中学。梁忠彪(小彪)也是留守大军中的一员。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1)

一个人睡夜里害怕,所以我养了只狗

小彪的家,从外面看面积很大,但进去里面,可以用“家徒四壁”来形容。常年一个人生活,这个家没有正常家庭的烟火味,墙壁是毛坯的,被子是凌乱的,床边随便支着一张桌子当灶台,没有家人的家,还能算家吗?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2)

小彪的狗在门口等着主人

狗是小彪从外婆家抱来的,“听人说,一个人睡觉半夜会听到人哭,所以早点睡比较好,不然晚上睡不着,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我才养只狗吧。”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3)

一个人的夜,只有狗陪着小彪

每次回来,小彪都要先买好食物给狗准备口粮:“我不喜欢吃腊肉,为了给狗吃我才买的,所以说狗吃的比我好。”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4)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5)

但是学校要寄宿,每周只能回来一次。给狗准备食物时, “一开始不能弄好吃了,不然狗一下子吃完了一周的饭,下周就要挨饿了。自己还有2年上高中,养狗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。”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6)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7)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

小彪的父母在小彪出生没多久就南下深圳打工了。小学跟随父母打工换地,小彪也跟着,每学期至少转两次学,到最后,他自己都记不清换了哪些学校了。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,小彪后来回到老家贞丰县。原本,他和奶奶一起生活,但因为和奶奶发生了一些小矛盾,从此就独自一个人生活。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8)

小彪告诉记者:“我家的狗只听我一个人的话。”

记者询问“你怎么知道它只听你一个人的?”小彪回答:“因为…我家只有我一个人,狗应该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”

记者问小彪还记得妈妈长什么样吗?小彪说只记得头圆圆的。

“那你想爸爸妈妈吗?” “不想”

“你爱他们吗?” “不爱”

其实这是小彪本能的情感回避反应,因为在记者询问小彪父母是做什么的时候,小彪说父母是做钢丝球的,他们只会做这个,但也做的最好,是厂里工资最高的。此时可能连小彪自己都没意识到,他的脸上挂着自豪的微笑…哪里是不想、不爱,只是装作不想,反正再想父母也不会回来,自己不付出感情,就不会…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9)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10)

中国的国民增长水平(GDP)已经排名世界第二,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但经济突飞猛进的背后,是无数个这样的家庭,无数个离开父母、只能和上一代老人甚至是一只狗生活的留守儿童。

这些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没有母亲可以撒娇,没有父亲可以壮胆,只有一只狗来陪伴自己。狗既是他们的玩伴,也是他们的朋友。就像小彪说的:“我从小就养狗,从来没杀过狗,也不吃狗肉,后来狗得病死了,我就给它立了个碑。狗既是我的家人,也是保镖。”

我的狗才是最记得我的,你信吗?(图11)

一家农户就剩老人和孩子,孩子没有同学玩,只能和自家家的狗玩

留守儿童的问题,已经不仅仅是家庭问题,实际上是整个中国农村背井离乡、骨肉分离,渴望回乡,但乡村是回不去的,城市也没有他们的家。他们在乡间,只有狗狗一直陪着他们,是他们的玩伴,是他们的家人··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记得

《记得》是张惠妹在2001年10月29日,由华纳唱片公司发行的《真实》专辑中收录的歌曲。该曲由易家扬作词,林俊杰作曲,吴庆隆编曲,张惠妹演唱。该歌曲也是柳岩、毛林林、周一围、任东霖主演的电视剧《两个女人的战争》的片头曲。2012年7月,该曲获得新加坡词曲版权协会年度最佳本地中文流行歌曲奖。

网友评论Translation